全站搜索
文章正文
關于因證據不足決定不起訴,即“存疑不起訴”案件是否屬于錯誤逮捕之賠償情形
作者:tzxsls    發布于:2019-05-23 17:43:22    文字:【】【】【
摘要:關于因證據不足決定不起訴,即“存疑不起訴”案件是否屬于錯誤逮捕之賠償情形
關于因證據不足決定不起訴,即“存疑不起訴”案件是否屬于錯誤逮捕之賠償情形

因證據不足決定不起訴是司法進步的具體表現,其目的就是保護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因證據不足作出不起訴決定是人民檢察院在審查起訴階段,對不構成犯罪或者依法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嫌疑人作出的終止訴訟的決定。人民檢察院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40條第4款“對于補充偵查的案件,人民檢察院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之規定,作出因證據不足之不起訴決定。我們認為,根據修訂後的《國家賠償法》第17條第(2)項規定,這種因證據不足決定不起訴案件,屬于對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後,決定不起訴終止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國家應當給予賠償。理由如下:

1.存疑不起訴是檢察機關依法對案件作出的刑事訴訟程序的終結的決定。存疑不起訴案件應結合《刑事訴訟法》第143條的規定正确理解“存疑不起訴”。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43條規定:“不起訴的決定,應當公開宣布,并且将不起訴決定書送達被不起訴人和他所在的單位。如果不被起訴人在押,應當立即釋放。”該條明确規定了檢察機關因案件證據不足不起訴,是對案件作出的最終決定。這就說明檢察機關決定“存疑不起訴”,是因為不能确定犯罪嫌疑人構成犯罪和需要追究刑事責任,而對案件偵查終結作出終止或者終結的決定。實質上是人民檢察院通過刑事訴訟法賦予的偵查手段,對犯罪嫌疑人進行刑事偵查,無法證明犯罪嫌疑人有犯罪事實而作出的最終确認。

2.作出存疑不起訴決定,是沒有證據證明嫌疑人有犯罪事實而作出的無罪結論。此種情況下,如果檢察機關仍然推定被不起訴人實際上有犯罪事實,隻是尚未偵查出證據加以證明,那就與《刑事訴訟法》第6條規定的以事實為根據的基本原則相悖。

3.“存疑”并不是指批準逮捕時沒有任何證明犯罪事實的證據,而是指僅憑偵查來的這些證據不足以定罪。《刑事訴訟法》第137條、第140條、第141條都明确規定:檢察機關提起公訴的案件必須是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确實、充分;對于補充偵查的案件,經審查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的,可以作出不起訴的決定。有部分證據證明有罪,但證據不足,不等于有罪。追究犯罪,要求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這是司法機關的責任和義務。有罪的概念應當是刑訴法意義上的有罪,即有依法定程序采集到的證據充分證明了的,并依照法定程序确定的有罪,而不是司法人員僅憑部分有罪證據作出的主觀臆斷和推理。換句話說,從法律意義上來講不能證明有罪或者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有罪,不符合起訴條件的,不能認為有罪,就是無罪。無罪就應當賠償。

4.一種觀點認為認為“存疑不起訴”案件可能存在未被證明的犯罪事實,應與對公民采取逮捕措施後,決定不起訴的情形區分開來,進而不屬于錯誤逮捕賠償的結論,是沒有法律依據的。現行法律明确規定了與這一認識完全相反的“罪刑法定原則”和“判決定罪原則”。《刑法》第3條規定:“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規定處罰;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罰。”《刑事訴訟法》第12條規定:“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根據公、檢、法機關在刑事訴訟中的分工,人民檢察院對需要提出公訴的案件進行審查決定,對經審查認為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實已經查清,證據确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應當作出起訴決定,按照審判管轄的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但對犯罪嫌疑人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犯什麼罪,是否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則應經人民法院依法審理判決,否則,不能确定該犯罪嫌疑人有罪。刑事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經過公安機關、檢察機關一系列的偵查、補充偵查,未能找出确實充分的證據,卻仍認定嫌疑人有罪,讓被不起訴人長期背上犯罪嫌疑,與現行法律相悖。

5.《國家賠償法》規定的免責情形與存疑不起訴的情形,兩者不能相提并論。存疑不起訴,是人民檢察院對于補充偵查的案件經審查仍然認為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而決定不起訴的案件。《國家賠償法》免責條款關于“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的”不予國家賠償的情形,則是指行為人之行為已有足夠證據證明構成犯罪,隻是由于其情節顯著輕微且社會危害性小,遂可以不認為是犯罪的情況。二者相比,存疑系偵查、檢察機關未查清事實,缺少證據,在此基礎上亦無法認定情節是否輕微,危害是否不大;而免責則要求事實清楚,證據确實,隻是由于情節輕微、危害不大,所以才從寬處理,不認為是犯罪。

6.持有存疑不起訴不一定都應當賠償的觀點中,混淆了“違法行為”與“犯罪行為”的原則界限和本質區别。不是所有危害社會的行為都是犯罪行為,“危害社會的行為”包括違德行為、違紀行為、違法行為。犯罪事實,不是一般的違法事實,更不是違紀事實或者違德事實,犯罪事實是具有社會危害性、刑事違法性和刑罰懲罰性,并由《刑法》明文規定的犯罪事實,是符合犯罪構成要件的事實。犯罪行為必須具有社會危害性、刑事違法性和刑罰懲罰性三要素,才構成犯罪。《刑法》第13條對“什麼是犯罪”作出規定。一個人隻有實施了危害社會,觸犯了刑事法律的行為,依法應當受到刑罰處罰的,才是犯罪。證據不足不等于沒有犯罪事實,不能排除其存在犯罪事實可能或者具有違法行為的觀點,是與《刑事訴訟法》“以事實為根據”的原則相悖的。

  二、再審改判無罪賠償中應注意的幾個問題

1.再審改判無罪的賠償,國家隻賠償原判刑罰已執行的部分,未執行的不予賠償。申請人因再審改判無罪原判刑罰已執行的,在審判監督程序再審過程中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申請人對原判刑罰已經執行完畢,人民法院對申請人提出符合法律規定的申請理由,依照審判監督程序依法改判申請人無罪的;另一種情況是申請人對原判刑罰尚未執行完畢,人民法院因申請人的申訴符合法律規定的申訴理由,依照審判監督程序改判申請人無罪的。申請人因原判刑罰已全部執行或者已部分執行的,國家隻承擔刑罰已實際執行給賠償請求人造成人身權侵犯的賠償責任。對于刑罰尚未執行的部分,國家不承擔賠償責任。因此,再審改判無罪的賠償,國家隻承擔賠償請求人因人身權實際被侵犯,即刑罰已實際執行部分的賠償責任。

2.關于量刑不當,量刑畸重,即輕罪重判是否予以國家賠償問題。輕罪重判是以有罪為前提,原判認定的罪名或罪刑較重,後經再審改判減輕刑罰的,屬于輕罪重判情形,如原判認定為綁架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再審改判為非法拘禁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從現行國家賠償法遵循的無罪羁押賠償原則出發,國家對輕罪重判情形不承擔賠償責任。

3.經再審數罪并罰中一罪改判無罪的國家賠償問題。依照審判監督程序再審改判無罪,因數罪中一罪改判無罪,另一罪仍然成立的,是否予以國家的賠償問題,可按下列三種情況予以掌握。

(1)數罪中一罪改判無罪,改判無罪的刑罰已執行完畢或已部分執行的,對改判無罪已執行之部分,國家應承擔賠償責任。對于這種賠償,應根據原判刑罰是否已實際執行為依據,作出是否賠償的決定。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8 江蘇恒橋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電話:0523-86838161
手機:18051161116
地址:泰州市鳳凰東路68号建工大廈七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