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文章正文
從“空姐代購案”看海外代購行為的刑法規制
作者:tzxsls    發布于:2019-05-14 15:57:08    文字:【】【】【
摘要:從“空姐代購案”看海外代購行為的刑法規制
海外代購是指受别人委托,自然人或者單位從國外購買商品,并通過快遞公司或者由人采取直接攜帶回國的方式,将代購物品帶回國内的行為。近年來,随着國家對外貿易發展和網絡購物的興起,海外代購也逐漸走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一些年輕人選擇通過海外代購商品來追求時尚和高品質生活,我國的海外代購市場呈現逐年發展壯大的趨勢。消費者通過海外代購享受着優質的商品和低廉的價格帶來的雙重利益,但我們也應該注意到,由于海外代購涉及國家進出口貿易制度,卻又缺乏具體法律規定,使之與走私行為之間的界限不夠明确。這種不确定性為少數人牟取不當利益提供了溫床,使國家稅收蒙受損失,也影響到我國對外貿易的健康發展。為有效破解海外代購行為的法律監管難題,我們有必要厘清海外代購行為的性質,明晰其與走私行為的界限,探索海外代購管理制度,完善我國的走私犯罪立法。為此,筆者以“空姐代購案”為切入點,對其中涉及的刑法問題進行具體分析,以明确海外代購行為的性質,以期能為走私犯罪立法的完善提供理論支持。

一、“空姐代購案”引發的刑法問題

(一)“空姐代購案”簡述及裁判

從2009年夏天起,離職空姐李曉航開始在淘寶網上經營化妝品,其貨物最初來源于代購店。其後,李曉航在韓國三星公司工作的褚子喬的幫助下,采取随身攜帶貨物入境的方式走私從韓國購買的化妝品,一年多共計偷逃海關進口環節稅113萬餘元人民币。2011年8月31日,李曉航從韓國到達北京機場後被抓獲,後以走私普通貨物罪被依法提起公訴。

2012年9月,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李曉航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人民币50萬元。判決後,李曉航不服,上訴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2013年5月2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裁定發回重審”的二審裁定。2013年12月7日,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重審宣判,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李曉航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4萬元。李曉航不服重審判決,再次提出上訴。

2014年3月31日,為海内外代購界所廣泛關注的“空姐代購案”終于迎來終審判決。終審裁定認為,李曉航等三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二審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空姐代購案”評析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八)》出台前的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一共分為三個量刑層次,具體為偷逃應繳稅額5萬元到15萬元、15萬元到50萬元以及50萬元以上三個量刑幅度,并針對不同層次分别設定了一定的刑罰。從法律規定來看,法院對李曉航的判決并無不當之處。但一審判決後,引發了巨大的社會反響。許多人不解為什麼網絡海外代購會引發這麼嚴重的後果,認為又不是涉及人命或者有什麼巨大社會危害,隻是幫人代購居然要判11年。大多數人對一審判決表示難以理解,并對李曉航報以同情。不可忽視的是,随着國内人們消費水平逐漸提高,海外代購屢見不鮮。愈加平常的海外代購行為,是否違法,乃至是否構成犯罪,不僅值得普通消費者去了解該類行為風險,亦值得學界對此讨論,厘清罪與非罪之界限。

(三)由“空姐代購案”提出的刑法問題

走私行為,通常是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攜帶國家禁限進出口的貨物、物品,或者偷逃應繳稅款的行為。走私危害了國家的對外貿易秩序,偷逃應繳關稅損害了國家利益,因而一直是各國重點打擊的對象。

海外代購是近些年來随着國家對外貿易發展和網絡購物的興起而得以迅猛發展的新興事物。購買代購商品的消費者多是那些追求時尚并渴望高品質生活的年輕人。海外代購貨物也因此具備貨物體積小、金額相對不大的特征。同時,消費者往往也享受着優質的商品和低廉的價格帶來的雙重利益。那麼,這種海外代購行為到底是不是走私行為?如果構成犯罪,又該以什麼罪名定罪量刑?定罪量刑的具體尺度又該是怎樣?這些問題,正是本文接下來所要探讨的。
 
腳注信息
Copyright © 2018 江蘇恒橋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電話:0523-86838161
手機:18051161116
地址:泰州市鳳凰東路68号建工大廈七樓